2013年7月1日星期一

本能派攝影



 

對於我拍攝的花兒花芯相片,
 
有一位朋友常對我說: 「你似有對攝影眼」,

又問 「你前世是否花?



他說 :「我喜歡看你拍攝的花。。。
你看花,眼光跟一般人很不相同,更不要說看花蕊了。
不單是拍攝花兒,就是其他題材,
有時你拍攝出來的會令我感到驚訝。。。
你攝入鏡頭的像另一個世界,性格強烈!」


但我說:

「很難拍攝白色及紅色的花,我總是拍攝得不好,
出來的效果不是我心中所想的!」


他答:
「其實,拍攝甚麼都難。
拍攝 ~ 最主要是感性與理性並重,情感和技巧交融,
而你的攝影是本能派,感性至上,技術確是稍嫩。

你拍攝的是形象式照片。
你對眼前事物感覺甚強,影出來的東西有畫面又有內容。
我說的內容,意指拍攝出心中的感覺。

可是,你只著重眼前事物,而甚少留意現場周圍環境。
如得到拍攝環境配合,你拍攝出來的「又是幾正」,
但是如果環境稍為差,你就會因技術關係走失了很多靚相。」

我聽後,十分佩服他竟可如此瞭解我的照片。
是的,我是感性 !
當對著眼前事物,而心中產生。。。
一種感覺,一種情懷,
一份牽引,一份觸動,
甚至一段往事,一段故事。。。。
我才按下快門。


我缺乏的便是技術,
有時甚至懶理會,只把相機調校至全自動,
完全憑直覺憑感覺。


我諗就是我沒有技術,只靠那強烈感性牽著我走,

而能拍攝出有內容的相片,故他說我有對攝影眼
他又說:
「如沒有心中感覺,也不知為何拍攝那相片,也不知為何是靚,
相片只會有種浮誇的感覺,而拍攝出來的畫面,也難令人產生共鳴。
可是,攝影也與其他藝術一樣 :
 當創作者和領受者的文化水平有所差異時,
內容的交流就會有所阻滯、扭曲甚至隔斷,更加沒有共鳴可言 !


我開心認識了一位朋友,他可閱讀我相片的語言。

我開心他留意我的相片,否則他不會看見我的轉變

「你的花,以前的有種無塵的脫俗,但往往也覺孤寂;
現在的近攝使照片不給予觀者猜想的空間,
強烈的訊息主宰著觀者的感官,
如果以前的是詩意,現在的近攝就是情慾,是男歡女愛。
從而顯出你對愛的追求,以前是輕得像春風的叨,
現在則有種實在而火熱的渴望。」


雖然他說我的技術差,

但我依然慶幸在我的攝影路途中有他相伴!




**寫於2013年7月1日**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