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3月27日星期四

給母親的信

親愛的母親:

近來,心中常想著一幅一幅的畫面。。。

幼時的我。。。

挨坐在妳身旁,挽著妳的衣袖,聆聽妳唱唱兒歌;
倚睡在妳身旁,撫著妳的面孔,聆聽妳說說故事;
伏在妳的膝上,仰起撒嬌臉兒,央求妳給我雪糕;
倚在妳的腿旁,緊拉著妳的手,央求妳陪我玩樂;
妳的紅暈面孔,貼著我的前額親暱我;
妳的溫柔嘴唇,貼著我的手仔輕吻我。

可是。。。這一切也是幻想。。。

只因。。。
妳忙著工作,幫補家計,
又要打理家務和照顧我們數個弟妹 !

幼時的我。。。
不懂,也不體會,什麼是母愛 !

今日的我,不再年輕,而妳也漸漸老了。。。
我才深深感受妳的愛 !
是否遲了?!

(媽媽栽種的家樂花)


在這數年眼疾的日子中,妳常陪我出入醫院和診所。

手術後,
為我預備一日三餐,為我打理住所,為我奔波買藥物補品;
因我不能活動自如,妳幫我洗澡及洗頭;
因長時間卧床,妳為我按摩肌肉;
妳婉拒所有聚會,甚至不去妳至愛的「雀局」,
也停止了晨運及飲早茶等日常活動,
更忍著肩周的痛楚,不去診治,
以便隨時在我旁照顧我。。。

在擠迫的街上,妳一隻手牽著我,
另一隻手擋開迎面而來的路人,
又用妳的嬌小身軀作我的屏風,以防路人撞倒我
(那輕微的衝撞力也可引致視網膜再脫落)
為著我的醫藥費,妳憂心;
為著我的視力問題,妳擔心;
妳的外表是堅強,且常掛著笑容,但妳的內心是愁苦,
我知道妳曾在親戚面前流著淚訴說我的近況。。。

對不起。。。

每當想起妳。。。
心中總有份歉意,只覺自己不孝,
也責怪幼時的我的愚昧,竟不能體會妳的愛,
也不懂愛是有許多表達的形式,
不是只局限於我那些幻想或期望,
又,現在的我不能讓妳在晚年享受無憂無慮的生活。

我只能為妳祝禱 :
 身體健康,心境愉快,生活快樂。。。

盼看見妳的笑臉, 
盼一切愁苦擔憂遠離妳,
盼妳從內心感到快樂。。。

妳開心, 我便開心 !

女兒上
20143





很多時候不是我們去看父母的背影,而是承受他們追逐的目光,承受他們不舍的,
不放心的,滿眼的目送。最後才漸漸明白,這個世界上,再也沒有任何人,
可以像父母一樣,愛我如生命 —— 龍應台







2014年3月21日星期五

黑夜中香氣 (花與芯)


夜幕下

孤寂的我

想起你。。。你的激情。。。誘至我深處盡傾香汁

你吸啜。。。狂熱吸啜。。。

釀成獨特的香味。。。一股醉心舒心的香氣

飄浮於黑漆空間


使我帶笑漸進入甜睡中








2014年3月15日星期六

深宵等君來 (夢與痴)

 
  

夜已深    人已靜


只有我。。。


悄悄的站在窗前


默默的等君到來


在無邊的靜寂中


我溫婉地輕喚著君。。。


快來。。。快來。。。


進入我的夢。。。伴我睡。。。










2014年3月10日星期一

在手術床上






躺卧在手術床上,

手腳冰冷,全身顫抖。

一張厚厚的被子蓋在身上,

身體動彈不得。


一盞大手術燈照射在我繃緊的面上,

眼睛被手術儀器撐開著,不能閉上,

強光放縱地刺入我眼內,

我真想閉起眼睛,但不能 !

我真想用手去擋,但不能 !

我真想轉身逃避,但不能 !


強光。。。

漸漸成為朦朧一片光影,

繼而是一片深邃無邊的迷霧境界,

我似在迷離的強光世界中向下沉 !


眼睛。。。突然。。。感萬分痛楚。。。

我大叫。。。

驚慌地在強光世界中飄盪,旋轉,飄盪,旋轉。。。

又無助地等待。。。等待時間的過去。。。

等待醫生溫柔輕聲一句把我拉回來。。。

結束那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