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月29日星期五

刺骨的寒夜

寒夜
冷颼
但低溫未算最低

只因。。。孤寂
身更冰
心更冷

想起。。。你。。。
暖烘烘的身
火辣的心

可否讓我再親一親你

可否給我熾熱的一夜




2016年1月19日星期二

凋零千日紅

數月前
在公園的小路上
執起凋零的千日紅
放在住所窗台前
今日
其紅艷的色彩依然在 


每當我凝望著風乾了的千日紅時
心中便湧出一祈求 :
在我風燭殘年的逆境時
依然可露出紅艷色彩的笑靨
依然可活出紅艷色彩的生命

 我。。。可否。。。活得像紅千日








2016年1月15日星期五

花的真本相



花要真色
素的素  艷的艷
我有我的真本相

不要以你的機心
為我添色減色改色
還我正色




如你認為我是醜
你可不必拍攝我
我不需你替我整容

如你認為我是美
那麼為何拍攝後
我整容

真不解你的心 ?



後記 :

花兒呀。。。
我以單純的心
拍攝了
呈現在我眼前的你


我眼前的你是如何模樣
在我的相片中你便是如此
自然的姿色是美

盼你喜歡







2016年1月11日星期一

把你藏於心底


我把你藏於我心的深底
深至不讓你可顯露出來
只因
當你稍為探頭出來
我就會想起你
心中不斷吶喊著你的名字
雙手歇斯底里的在空中抓
想抓到你。。。想捉到你
盼你會現身在我旁
牽著我手
擁抱著我
可是
你與我相隔多遠
我抓到的只是幻影
我捉到的只是空氣

那麼
我唯有把你藏於我心的深底
不讓你顯露出來
那麼
我不會忐忑不安的思念你

可是。。。這夜。。。為何。。。
你竟可以探頭出來 ?

這夜的我。。。
受盡煎熬,一夜未眠





2016年1月5日星期二

樹木殺手

昨晚,
閱讀了一篇有關薇甘菊的網誌,
使我想起 :

某個星期日 下午, 
與朋友出外散步,
突然,
友人走向花糟前。。。拔草。。。
我十分驚訝 !

原來,
這是薇甘菊。。。樹木殺手

薇甘菊被稱為樹木殺手,
因其生長迅速,且有攀緣特性,
纏繞樹後,其生長速度會更快,
覆蓋至樹頂,會導致樹木因未能接觸陽光而死亡,
雀鳥亦會因棲息用的樹幹被覆蓋而被迫遷往他處。

近年, 
有一些人到郊外進行清除微甘菊,
作為一環保生態活動。 

但是,
在公眾地方清除植物是違法的,
市民必須先向該地點的所屬政府部門或管理機構詢問。
可是,當詢問或申請有結果時,
薇甘菊已殺死不知多少植物,
因其生長十分快速  
且一定要在其開花前清除。

又,許多市民也不認識薇甘菊,
當看見別人清除薇甘菊時,
還以為他/她是破壞植物 !

當日,
我的朋友拔掉薇甘菊時,  
就是有管理員上前來喊停,
雖然朋友耐性地向他解釋,
但他愛理不理 ,不願聽取。

又,被拔掉了的部份,
不可放在路旁, 因它可在那裡繼續生長;
所以只盼有清潔工人盡快到來清走它們。

其實,
被拔掉了的部份,
因纏繞得太深,也不能連根拔起
那餘下的部份會再快促生長,
繼續纏繞其他植物 !

其生命力何等強,而殺傷力也何等大!

我想:
我的生命力可否也是如此強,
但有一顆溫柔憐憫的心 ?!




後記:
此文寫於201310月, 但沒有上載於此,
今天的上載, 只因看到「忘憂草」的一篇薇甘菊,而勾起往事…..


也因著她的數句文字而再反思生命力 -

如果在生活當中,像薇甘菊的習性一樣,
        事事纏繞不清,那太累了
放過自己,要比薇甘菊的生命力更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