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7月14日星期六

「不要碰我」


鳳仙花,
當它們成熟的果莢被輕輕一碰,
就會立刻打開,種子隨即彈出。
故被稱為「不要碰我」,或是「急性子」。 
而花語也是:不要碰我。
溫柔清麗的花,竟有如此別名。

想起,
有位溫順的好友因其性格沒有耐性,
猶如鳳仙花種子的急性子,
而被朋友說鳳仙花是代表她的花,
她只是一笑。

其實,沒有耐性也好過衝動激進,
猶如鳳仙花果莢被輕輕一碰,
就爆破而彈到別人。
人與人的相處,我總覺得 :
 暴戾的話語可激動怒氣。
當有怒氣, 
什麼也聽不入耳, 看不清,
而引起誤會。
我常警惕自己不要衝動激進,
否則損失的是自己,
我更不要「不要碰我」的標籤。


#鳳仙花

2018年7月8日星期日

境界為最上



如果藝術是人類對世界的感受和演繹,
是一種感情的表達,
那麼,「真心」是十分重要。

攝影也是藝術之一,
或說攝影是一種表現世界萬象的藝術,
那麼,它也是包含一種感情的表達
一種不只是世間萬物的描繪,
不只是人生百態的描繪,
更是超越「形相」/「皮相」的心底情懷的表達,
當然也是真情真意的表達。

萬事由心,唯心則見情見愛見善見美。
視止於視,聽止於聽,則萬物會滯於形相。

王國維《人間詞話》:
「詞以境界為最上。
有境界則自成高格,自有名句。。。
境非獨謂景物也。
喜怒哀樂,亦人心中之一境界。。。
故能寫真景物、真感情者,謂之有境界。
否則謂之無境界。
詞人者,不失其赤子之心者也。」

王國維又指出,
以自然之眼觀物,以自然之舌言情, 
有真切的性情,
毫無矯揉造作、堆砌束縛的感覺,
始得情真。

如果將詞的文字換成光影,
那麼,攝影是否也應是如此?

許多人喜歡拍攝花卉,
有的是在賞花時為花兒留倩影,
也有為拍攝才專程去看花

如是在賞花時拍攝,想必會是心底情懷有所動,
如此的真景物真感情,在適當的技術支撐下,
每能造出意境,使人回味,百看不厭。

但是, 如是為拍攝才看花,
心其實沒有被花兒所動,
而只將畫面營造成一種形式的美,
那在千嬌百媚的彩衣之下,
是沒有真實的內心感情,
更談不上甚麼靈魂和境界了,
這是否只是一副光影皮相 ?

世間事物,說真說善說美,說情說境說意,
著眼點其實不單單在於眼前景物
更在於心底情懷,
一種物中有我,我中有物的真切情懷。
但是, 又有多少人懂得?

一位攝影網友常寫
「想必然這世上有人看東,有人看西;
有人看上,有人看下;
人看見,有人看不見,祇此而已。」
真的會是這樣嗎?

又例如:  一位老伯拍攝的荷花,受到多人的稱讚。


王國維在《人間詞話》中一開始就標立境界之論,
可見境界是重重的影響著作品的格調品位。
透過這輯相,觀者該可以有深入的思考和領悟。






2018年6月28日星期四

接近你的心


在陽光的照射下
終於看到你的絲絲心思。
有的是縱橫複雜,有的是紋理清晰,
有的斷了,有的穿了個洞,
但是又有重新修復,重新連接,
不停地吐織著又組織著一絲又一絲的思緒

在陽光的照射下 ,閃閃發亮,
讓我看清了,讓我明瞭了。

可是, 為何只在陽光下,
才開放你的心, 你的思緒 ?
不是我不接近你,
而是你關閉了你的心。

請你時刻也如在陽光下,
讓我可接近你 ,瞭解你的心。